首页 > 正文

专访沈澈:将用创新方式为亚运锦上添花

2017-12-03 13:02:14.0 来源: 亚组委官方网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沈澈

眼前,63岁的沈澈,如果不是他自爆年龄,无法让人想到,年轻外表看上去也不过40来岁的这个人,原来已经年过半百了。

第一次见到沈澈先生,在广州第七次文化发展战略研讨会的休息间,他正在接受一家电视台的采访,一身黑色的西装显得非常的精神。待他的访问结束,我们交换了名片,打了一个招呼,他便赶回会议现场。第二天,同样在休息间,见到一个穿黄色西服外套的人在一旁,感觉有点面熟,换了一个装扮,有一点认不出了。他走到我们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临时搭建的《亚运会客厅》的访谈区,今天的沈澈看上去比前一天更有亲和力。

他微笑的向我们打招呼,访谈很快正式开始。我恍然意识到坐在我身边这位嘉宾,来头可不小啊!沈澈,是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对话大使”,也是第16届亚运会亚组委文化顾问......我们的谈话从亚运聊到摄影,从摄影故事聊到关于他的生活,他的家庭,和他背后精彩的故事。

广州文化·包容性强 有多元化走向

作为中国知名的文化人和亚组委的文化顾问,首先我们要聆听在他眼中的广州文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广州文化的特点又在哪里?沈澈说:“广州的文化从1980年开始到08年28年的了解,文化一直在变化着,但是本质的文化实际上是多元文化荟萃的地方,但是也有自己岭南文化的个性特征。广东人讲吃,爱吃,能吃。而且广州有2000多年的历史文明,很早就开发了跟中国各地,跟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所以它的文化包容性比较强,有多元化的走向。”

广州印象·人们很会打扮 是一个经贸大都市

而在说起对广州城市最深刻的印象,沈澈搬出了他的老家门,摄影。从80年就开始拍花市,每年的春节期间广州的花市是最兴旺的,他觉得花有很多繁衍的理解,除了直观的花还有广州的美丽。这也响应了广州有着“美在花城”的美誉。“广州人的装扮都比较时尚,还有一种生机。广州的广交会已经在全世界有这么大的影响范围,亚运会是广州文化发展的机会和平台,全国人民包括世界各国对广州的了解就是经贸的大都市。”详细《《《

享受工作·将用创新方式为亚运锦上添花

沈澈是国际的摄影大师,他的协会里拥有全国摄影届高手中的精英。如何让他的工作跟亚运接上轨,他花了很长时间,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要体现亚运会,不仅仅是广东人广州人在办,全国都在参与,我们协会在全国各地,筛选物色一批10个左右最经典文化生态体验区,这个体验区是最本土性,最有特征,最有丰厚文化底蕴的地区,而且不是大家司空见惯的,希望是比较新鲜的,鲜为人知的,既有图片和实物的展览,又有文化产品还有影视,本地的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和演示,还有文化体验休闲养生的路线,使到中国来参加亚运会的朋友们,在亚运以后还有延伸了解中国更多宣传。”

将历史文化和传统文化结合,把鲜为人知清晰自然的中国生态环境提炼出来给全国人民分享,让全世界分享。当然这个过程是很辛苦的,不仅要整合到能够符合国际水准,还要让世界人民和全国人民都能分享多元的本土文化,这样就可以一方面为亚运会锦上添花,另一方面也是丰富亚运场馆各方面的客人,包括参加广州活动的人有更多的文化体验。详细《《《

难忘回忆·神秘国度 大声说话就会下雨

当年为了拍民俗的摄影,沈澈骑自行车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拍了无数的照片,办过展览,也出过书,这当中一定有很多的艰辛和故事,而他总结出这一生当中对摄影最大的感受就是就是不怕死!“各种各样的病痛、危险,有一次我去采访中国的独龙族,在云南、西藏、缅甸三个区域交界处,要翻过海拔4400多米的高黎贡雪山牙口,当时带着六匹马,一杆冲锋枪,一杆54手枪,配好足够的弹药,压缩饼干,脱水干菜,香烟、白酒等,翻山越岭,步行走路44天,整个独龙族是非常原生态的生活,每年只有三个月可以和外界联系,我觉得当时在独龙河谷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不要死掉。进独龙河谷的时候,专家们都告诉我在里面不要高声说话,要下雨。我不相信,在高黎贡雪山的山坡上,晴空万里,我也没有人说话,就六匹不会说话的马,寂寞的不行,就把冲锋枪拿起来往天上扫了一下,扫完了以后真的没有雨,可是不到20分钟之后,很大的雨,六个马驮子连盖塑料布都来不及,原来是因为上面的水珠因为海拔6000多米的雪山,山谷里面云,水气都到临界状态,一有动静水珠就凝聚在一起,雨就下来了。”

职场之外·为了摄影辞掉工作 不后悔与妻子离婚

80年代初,沈澈高中毕业以后,被分配到上海教育学院做副馆长,学业有成,有一份好的工作,是让人多么羡慕的一件事。可是酷爱摄影的他,觉得自己的爱好特长得不到发挥,工作的激情得不到满足,最后一咬牙一跺脚,他辞去了副馆长的工作。

那时,年少轻狂的沈澈,只是靠一种热情,尽管知道前途很渺茫,却还是信心十足的要干摄影。冲出大上海,两年多没有回家,妻子提出了离婚。“因为我没有尽到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家庭我没有负担起。家庭的变故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希望她有人真正关心她。”结果年仅6岁的女儿跟了他,他说那个时候年轻,对于孩子的教育,家庭的尊重,是需要经营,有了年轻时的教训,现在他知道对家庭非常重视了。”

沈澈含泪讲述过去

人生路上·谈起已故老友 沈澈潸然泪下

人成熟是需要时间的。俗话说要懂得舍弃一部分,才能继续往前走,或许真的是因为他的努力使他获得机遇所以才会有今天。他认为他是幸运的,在他的任性与冲动中,还是有三位贵人给了他无数的帮助,成就了一个摄影家的梦想。“其实我有三个恩师,现在提起他们很难过,他们在我人生旅程做人的品质上都极具影响力,张爱萍大家都知道,还有一个是新华社内参部长叫夏公然,是我的忘年交,一个刚正不阿的老头,80年骑自行车离开上海的时候,全中国只有他一个人支持我,第二年我坚决不回来,他每个月往我家里面寄30元。还有一个是蒋齐生,是新华社高级研究员,他可以今天打电话骂我,知道骂错了第二天会给打电话道歉。”谈到三位恩师,沈澈的语音明显有些凝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他一说到他们的名字,就像揪心一般的痛。

“包括蒋齐生,人类贡献奖年限国际比赛,1993年协会成立,这个比赛一开始策划就是讲蒋老支持我,他是中国民俗协会第一任的名誉会长。到1997年9月7号蒋老突然去世,我在云南。他的夫人给我打电话,我在电话里面哭,他夫人安慰我,真的非常感动,第一届年限办完以后,我给蒋老的书就写了:我给你的承诺我做到了,在他的骨灰前我把书烧给他。”说到这里,沈澈的声音开始哽咽了。

“我父亲哪年去世我记不住,张爱萍我记住是7月5号,他夫人李阿姨给我打电话,最后我没有敢出席他的追悼会,很多人很奇怪,我说我可能面对不了这个事实,开追悼会那天是7月12号我到河南平顶山讲课,所有平顶山我的会员大家都默哀3分钟,我觉得好象永远不相信他会这么平躺在花丛中之类的话,一直到现在。”再次让他在回忆里搜寻这些令人难过的记忆,会不会有一点残忍,可是我不忍心打断他的话。“04年,张爱萍去世一周年。我第一次到他的故居去,好像在故居里面走不出来,跟市政府说我要在那里住一晚上,他们不让我住。我带领全国的会员各路精英在张爱萍的故居宣誓,要把民俗摄影事情做下去!”详细《《《

在沈澈身上,我们可以找很多感动的故事,跟他直白的交流,我看到了他的真诚,特别是他带他们的梦想还在继续的坚持。他让我了解到他们做的工作是要为千秋万代去做奉献的事情。我期待他带领的团队能够为我们奉献更多的精彩。

(作者:晓艾)

Copyright ©2008 Guangzhou Asian Games Organizing Committee. All rights reserved.

第16届亚运会组委会 粤ICP备081012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