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沈澈:人生路上是他们给我勇气

2017-12-04 11:07:03.0 来源: 亚组委官方网

在《亚运会客厅》的录制现场,聊到关于沈澈的故事,他提到了他的三位恩师。

“其实我有三个恩师,现在提起他们很难过,他们在我人生旅程做人的品质上都极具影响力,张爱萍大家都知道,还有一个是新华社内参部长叫夏公然,是我的忘年交,一个刚正不阿的老头,80年骑自行车离开上海的时候,全中国只有他一个人支持我,第二年我坚决不回来,他每个月往我家里面寄30元。还有一个是蒋齐生,是新华社高级研究员,他可以今天打电话骂我,知道骂错了第二天会给打电话道歉。”谈到三位恩师,沈澈的语音明显有些凝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他一说到他们的名字,就像揪心一般的痛。

夏公然知道中央要接见我 兴奋的晕了过去

“张爱萍是1982年底我自行车旅行回来,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去参加杭州的新闻摄影研讨会,就是华东六省一市的新闻摄影研讨会,这个研讨会是夏公然从总社到浙江分社做社长的时候组织的,看到新闻报道我骑自行车功成名就结果什么也没有的状态,给我发的电报让我到杭州做一个汇报,去汇报的时候张爱萍是72岁,正好要就任国防部长,我给张爱萍放了三个多小时的幻灯,自行车旅行的汇报,他看了特别激动,请我吃午饭,第二天又请我吃午饭。夏公然陪着我,他一直支持我,因为中央领导接见我,他兴奋当场晕过去,结果张爱萍保健医生把它救回来。”

带着蒋齐生的梦想 继续办好中国民俗摄影协会

“包括蒋齐生,人类贡献奖年限国际比赛,1993年协会成立,这个比赛一开始策划就是讲蒋老支持我,他是中国民俗协会第一任的名誉会长。我们协会刚成立一年,130个人已经发展到1600个人,我觉得有点不自量力,1600个人要搞全世界民俗摄影国际比赛,而且民俗摄影的概念到底有没有被全世界摄影的人接受,大家都不知道,后来利用原来拍片的机会把所有全国会员都动员起来,传播民俗摄影的理念。到1997年9月7号蒋老突然去世,我在云南。我在电话里面哭,他夫人安慰我,第一届年限办完以后,我给蒋老的书就写了:我给你的承诺我做到了,在他的骨灰前我把书烧给他。”

“我永远不相信张爱萍会这么平躺在花丛中”

“张爱萍给我这么大的支持,他去世对我打击很大,我父亲哪年去世我记不住,张爱萍我记住是7月5号,他夫人李阿姨给我打电话,最后我没有敢出席他的追悼会,很多人很奇怪,我说我可能面对不了这个事实,开追悼会那天是7月12号我到河南平顶山讲课,所有平顶山我的会员大家都默哀3分钟,我觉得好象永远不相信他会这么平躺在花丛中之类的话,一直到现在。”

“张爱萍是我的榜样,蒋齐生是我的榜样,夏公然是我的榜样,做人做事我都有榜样,现在很多年轻人追星,我也曾经追星,我追的是三个老星。”

之所以他会有这么大的动力和力量继续创办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继续创办人类的贡献奖摄影比赛,我想这是他和他的友人们共同的力量,在今后未来的日子里,比赛会依然继续,而且会一届比一届好,去实现他对他们的承诺。

Copyright ©2008 Guangzhou Asian Games Organizing Committee. All rights reserved.

第16届亚运会组委会 粤ICP备081012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