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精彩瞬间 > 热点资讯 >

公务员撞死人用公-款赔的公务员是谁个人资料简历事情始末详情曝光 公务员撞死人用公-款赔的38万是谁掏的钱

2016-12-14 12:31  体育小百科  字号:T|T  

公务员撞死人用公-款赔的公务员是谁个人资料简历事情始末详情曝光 公务员撞死人用公-款赔的38万是谁掏的钱?

6年前,公务员何健勇交通肇事撞死人要赔偿38万元,但这38万元竟然由他担任法人代表的一家镇属企业垫资,其中约21万元一直未归还。而且赔偿家属后,何健勇并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反而升了官。时隔两年后,他才受到调查。此后,何健勇经历了一审2年徒刑,再审11年徒刑,发回重审,重审恢复2年徒刑的“大起大落”。然而,该案至今没有定论。

庶民交通违法,轻者面临着经济处罚,重者则要接受刑事处罚;而“官驾”呢,一旦出了事儿,有公家“托底”,有的甚至能逃避法律责任。像公务员何健勇交通肇事撞死人,所要赔偿的38万元,竟然由他担任法人代表的一家镇属企业垫资,其中约21万元一直未归还。何健勇不仅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反而升了官,这未免太过荒唐了。

如今官场总有一些怪现象,有些官员吃喝嫖赌全由公-款报销,现在连交通肇事赔偿也可以由公-款买单。这种该让官员承担的而不让他们承担,该严肃处理的却不处理,无疑是对官员违法乱纪行为的放纵。有关部门替违法官员赔偿买单,其实就是变相充当“保护伞”。这样也许会助长官员违纪犯案的气焰,反正有公-款买单,不吃白不吃,不赌白不赌,撞了也不怕!

中央纪委、监察部2009年11月发出的《关于几起领导干部驾驶公务用车造成严重交通事故案件的通报》明确指出:对领导干部私驾公车发生交通事故的,要从严追究其纪律责任,触犯刑律的由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造成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的,由个人承担所有费用。

用公-款为交通肇事官员买单,虽然暂时平息了死者家属的情绪,但触发了更大范围的民愤和更多的社会问题,反而将公权部门置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而遭受舆-论的炮轰。如今官司缠身的何健勇固然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对其贴心关照的相关部门也应追责。

现在广州中院开庭,案发时是否公车私用、案发后是否利用职权侵占公司财产成关注焦点。

2010年8月,何健勇时任广州市南沙区黄阁镇规划国土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同时兼任黄阁镇镇属企业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月19日,何健勇驾驶公车上班,途经番禺大道时,将正在此处进行道路改造施工的袁某某撞倒,袁某某当场死亡。何健勇当时用自己的电话报了警,警方随后到场。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指出,何健勇因为超速和不规范操作,对这次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施工的公司负次要责任,死者袁某某不承担责任。

2010年9月中旬,何健勇同被害人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赔付死者家属38万元。然而据事后调查,这38万元是由何健勇向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旺阁公司“借支”而来。事后扣除保险公司赔付的18万余元,何健勇还有约21万元一直没有归还给旺阁公司。

近日在广州中院开庭时,何健勇供述,他害怕“借支”款2年未还的事情败露,于是从自己账上转了17万元到旺阁公司账户,进行“平账”。但几天后,何健勇又凭着一份《关于交通事故善后事宜的请示》文件,到旺阁公司财务部门进行了“报销”,17万元又回到了他的腰包。该份《请示》文件中,旺阁公司称何健勇是“因公”发生事故,公司愿承担大部分赔偿款,何健勇个人仅需承担2万元。《请示》上面有黄阁镇副镇长袁某发的签名。

按照法律规定,交通肇事致人死亡,且承担事故主要责任,何健勇已经涉嫌构成交通肇事罪。但何健勇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却迟迟未被交-警部门立案以及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被害人的家属发现,何健勇一直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其交通肇事案不但没有立案,何健勇后来还升了官。案件的异常处理引起了死者家属的不断信访投诉。

2012年下半年,南沙区黄阁镇纪委接到投诉,并决定对车祸事件展开调查。2012年8月左右,在发生上述交通肇事致人死亡案件2年之后,何健勇才正式被刑事拘留。

何健勇一案案发也牵出番禺区公安分局原副局长于广辉并导致其落马。据于广辉事后交代,何健勇交通肇事案发生时,他分管番禺区交-警、消防等工作。何健勇交通肇事案发生于2010年8月19日,8月30日交-警部门出具责任认定书。按规定,何健勇负主责,责任认定出来当天就要被采取强制措施。但何健勇通过关系找到于广辉,于广辉让何健勇回单位开个求情函,并说会尽力帮忙。

2011年1月份左右,于广辉接到某领导的电话,让他关注一下此案。他于是马上打电话给下属的交-警中队长,并交代先不要立案。他翻看了卷宗之后觉得此案证据充足,必须追究何健勇刑事责任,但上述领导又让他“想办法拖延”。2011年8月,于广辉发现此案仍没立案,遂让属下民-警先拿回卷宗立案。到了2012年10月,于广辉觉得事态严重,便让下属民-警开始走刑事程序。

2015年12月底,广州中院一审认定,于广辉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

何健勇案一审开庭时,检方除了对交通肇事的指控外,还认为其在担任黄阁镇规划国土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并兼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让主管领导倒签文件的方式,使交通事故后的赔偿21万余元由某公司支付,侵吞某公司财物共21万余元,应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外,检方还指控何健勇在任职期间收受他人贿赂8.1万元。

2015年2月,南沙区法院一审认定何健勇仅构成交通肇事罪、受贿罪,对其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没收财产人民币3万元。但在2015年5月,南沙区法院又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审该案,当年7月重审判决,认定何健勇构成贪污罪,三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7万元。

何健勇随后提出上诉,广州中院于2015年9月作出二审裁定,认为一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南沙区法院重新审理。

2016年4月,南沙区法院重审裁定维持最初的有期徒刑2年判决。但南沙区检-察-院认为一审法院重审认定何健勇不构成贪污罪,存在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的问题,故依法提出抗诉。

南沙区检-察-院认为,何健勇身为受委托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主观存在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故意,客观上有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占公共财物的行为,依法认定其构成贪污罪。

广州市检-察-院发出支持抗诉意见书并出庭支持抗诉。日前,该抗诉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审理,目前尚未判决。

6年前,公务员何健勇交通肇事撞死人要赔偿38万元,但这38万元竟然由他担任法人代表的一家镇属企业垫资,其中约21万元一直未归还。而且赔偿家属后,何健勇并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反而升了官。

时隔两年后,他才受到调查。此后,何健勇经历了一审2年徒刑,再审11年徒刑,发回重审,重审恢复2年徒刑的“大起大落”。然而,该案至今没有定论。

近日,南沙区检-察-院针对何健勇是否构成贪污罪提出抗诉,广州市检-察-院支持抗诉,该案目前在广州中院开庭,尚未判决。

(雨文)

    本文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