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写作是人生当中最后的自由

写作 时间:2019-01-02 我要投稿

  今天听美国加州著名华裔剧作家段光钟学术座谈,颇有心得。其中她的一句话,给我振聋发聩的启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沉浸在文学的爱好或是写作的状态中无法自拔?却原来,文学,是世界上最后的自由领地,而写作,是人生当中最后的自由。

  为什么说是最后的?因为人所追逐的自由,无一不会受到外界的限制和干扰,惟有写作,不会受到任何限制,在文学的天地里,你可以自由翱翔,无人约束,无人干涉,你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把所有的人物任意把玩和揉捏,揉捏成你自己想要的样子,你也可以恣肆的到你想去的地方,把自己活成另外一个样子,过上另外一种梦寐以求的生活,那是一种理想的生活,也只有在字里,你才可以成就的生活。

  很多人想成为的样子往往和现实强加给的样子相反,最起码不同。为了摆脱现实强加给的样子,也许做过很多努力,最后的结果是徒劳。只有在写作的过程中,才可以体验自己灵魂的自由,才可以把自己想象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弗洛伊德给文学下的定义颇耐人寻味,他说:文学作品,是作家个人欲望压抑的产物。

  人生的幸福,不过是在你有生之年,做你最喜欢做的事,过你最想过的生活。如果还能于不经意间满足自己多年的夙愿,或者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那更是一种上帝的恩赐,面对这样的恩赐,我经常会想:上帝是不是在带每个人走之前,都会这样满足他的所有的心愿?因为幸福,在我看来,是那样的奢侈,特别是当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顺理成章和顺心如意的时候,包括事业的成功,包括爱好的尽兴和开花结果,包括人生理想的触及和实现,包括贵人相助,包括天赐恩典,包括随时可以体验到的这个世界的温暖和纯洁……

  今天晚上看了毛姆的作品《面纱》,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电影拍的很好,主题与我最近的想法不谋而合,其实艾略特到了晚年也是一样,那就是:现世生活,是你灵魂最终的拯救者。所有的愿望的达成,人生的满足感以及幸福感的获得,周围人的关爱与温情,包括友情和亲情,或者是师生之情,是那么的无私、纯净和美好……一切的一切你所得到的温暖和幸福,都来自现实生活,逃避现世,追求净土的境界,与这个境界相比,似乎孤独的多,也悲壮的多。

  所谓“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人生认识三阶。平淡,是真。是真什么?是真悟,也是真道所在。

  这场讲座是冰心的女儿吴清教授策划的。她是一个长的颇象冰心的老太太。干净朴素。有一次听课我正好坐在她的旁边,她还把自己的资料送给了我一份,说:我正好两份,给你一份吧!今天,才知道这个干净的老太太竟然是冰心的女儿之一。

  冰心的另一个女儿吴冰,也在这所学校。

  我为上帝恩赐给我的这些幸福默默感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