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浅谈《我的叔叔于勒》的写作技法

写作 时间:2019-01-04 我要投稿

  1、在情节跌宕中,演绎性格内涵:

  情节是人物性格展现的舞台,大起大落的情节发展,往往能将人物性格的内涵诠释得彻彻底底。当初的行为不正糟蹋钱的于勒被菲利普夫妇视作全家的恐怖,最终被打发去了南美,可是被视作全家恐怖的于勒的一封说明自己几乎要发财的来信一下子燃起全家因发财而挤入上流社会的希望,于是全家一律衣冠楚楚去栈桥散步,目视远方,幻想着于勒从大轮船挥手而下,菲利普重复的是那句永恒不变的话,盼归心理之急切可想而知。并不因十年的杳无音讯而产生任何怀疑,相反,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过好日子的希望却与日俱增。标志着希望爬升到最高点的是那一次哲尔塞岛的旅行,全家沉浸在一片轻松欢乐的气氛中,以至于虚荣的菲利普看到别人高雅的吃牡蛎而产生请太太和女儿吃牡蛎以满足自己虚荣的举动,这是人物希望坚定而心理彻底放松的体现。显然,情节随着希望膨胀到极限而发展最高点,于是在船上他们发现了于勒,他竟是个穷光蛋!。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多。菲利普脸色煞白,惊慌失措,菲利普太太暴怒骂于勒是贼,他们采取一切手段躲避于勒,怕他回来重新吃他们,拖累他们。情节发展陡然直下,掀起巨浪。在前后态度形成的巨大的落差中,菲利普夫妇的自私、冷酷、唯利是图,尽现其中,人物的心灵世界也被映照得毫无遮拦。仔细想想,情节的跌宕起伏,展现出人物的思想性格,人物的思想性格又决定着情节的跌宕起伏,不是吗?如果菲利普夫妇不是自私、冷酷、唯利是图的人,他们会有如此鲜明的态度之变?会赶走于勒、诅骂于勒、躲避于勒?

浅谈《我的叔叔于勒》的写作技法

  2、在虚实相织中,体现主题中心:

  小说的题目叫《我的叔叔于勒》,可文章并没有对于勒进行多少正面描写,于勒怎么会发财,他又怎么会破产等等问题,文章只字未提,对于勒进行的是暗写和略写,之所以这样处理,是因为于勒并不是小说的主人公,他只是一个线索性的人物,也就是于勒的暴发与沉沦的命运变化,决定着小说情节的发展,决定着菲利普夫妇的态度的变化。而真正的主人公是菲利普夫妇,从他们对于勒的态度变化中,让读者强烈地感到当时社会人与人的一种非正常的关系:当于勒乱花钱,并大大侵占了哥嫂的财产时,他是坏蛋、流氓、无赖;当于勒赚了点钱、希望能够赔偿我父亲的损失并表示发了财就回来和大家一起快乐地过日子的时候,他成了正直的人,有良心的人,有办法的人;当于勒沦落为卖牡蛎的穷光蛋时,他又被骂作贼。显然,决定菲利普夫妇态度变化的真正原因是金钱,金钱已成为衡量人的价值的唯一标准,人与人之间已无任何亲情可言,所剩下的只有金钱关系。为了鲜明体现这个主题,作者集中笔力刻画菲利普夫妇的态度之变,以这样的前后态度巨变构成大起大落的情节发展过程。将于勒放在暗处而正面描写菲利普夫妇的态度变化,可以说于勒就变成一面镜子,他映照出的不仅仅是菲利普夫妇的冷酷丑恶的灵魂,也折射出金钱势力无孔不入的社会事实和因此造成的拜金社会的炎凉,因此,虚实的交错相织,不仅从点上深化了主题,而且从面上拓展了主题。

  3、在声色吐露中,揭示人物内心:

  能够使人物的灵魂跃然纸上,是对人物入木三分的刻画,莫泊桑是这样一位擅长揭发剖析人物内心的小说家。作者不在人物的外貌上下功夫,而是深入到内心去揭开丑恶的灵魂。心理的揭示,又不是靠直接的心理描写,而是通过神态、语言及动作的描写来实现。家境拮据却衣冠整齐的去散步的举动,活画出小市民的故作斯文爱慕虚荣的心理,于勒的来信一有机会就拿出来给人看的细节,把以炫耀来满足虚荣的心态表现得更有生活的气息。再从人物语言看,菲利普的那句永不变更的话;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把人物无数次的盼归无数次的失望因而异常焦虑急切的内心表现得异常的充分,而当发现于勒竟是一个乞丐般的人时,菲利普太太暴怒着说:我就知道这个贼是不会有出息的,早晚会回来重新拖累我们的。咱们到那头去,注意别叫那人挨近我们!则把她的因害怕于勒会重新拖累他们而变得十分冷酷的心表现得淋漓尽致,至于对于勒态度变化的语言对比,更是彻底地揭露出人物冷酷而自私的心。神态是心理之变的晴雨表,因此,作者也着力描写了人物的神态,尤其是对菲利普。发财的唯一希望,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破灭,人物的心理难以承受这样致命的打击因而惊恐绝望是可想而知的,这从菲利普脸色由苍白到煞白、两眼由跟寻常不一样到呆直的神色变化中清清楚楚地展现出来。读着这样生动的描写,我们仿佛窥见两颗肮脏的心灵在怎样的跳动,并且能清楚地懂得他们所作所为的心理原因。

  当然,本文还有许多值得我们回味和咀嚼的地方,比如以层层铺陈的手法来不断渲染主人公希望值节节盘生的心理,在突然间让希望破灭,从而在一种戏剧效果中来深刻的揭露人物鲜明的性格。总之,反复的回味,不断的咀嚼,会让我们温故而知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