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关于写作是什么的分析

写作 时间:2019-01-08 我要投稿

  其实,写作此文是件极其厚脸皮的事,因为我既没有什么令人称道的作品问世,也没有丝毫的文学灵性可言。我想说的只是意义,是写作对我本身来说的一些意义。

  很久以前就有了写作的想法,只是碍于一系列原因,迟迟未能动笔,而现在,当我真的动笔去写的时候,才发现现实远比想像中要难,暂且不说写出的文章能否被发表被认同,单是“写文章”本身就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它需要安静的环境,闲适的心情,需要敏锐的洞察力和灵活的思维方式,需要耐心和毅力。而这些,是我所欠缺的,我唯一拥有的只是喜欢。

  我之所以喜欢它,有多方面原因。首先,写作是一种表达方式。通过它,你可以完全地敞开心扉,讲出最为真实的声音来。这个日渐嘈杂冷漠的社会早已将人们的内心炼成了铜墙铁壁,彼此除了礼貌性的寒暄和稍许的调侃外,已经再难有别的什么。而写作恰好弥补了这一点,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无论多快乐或多忧伤都可以写下来,它完全可以是很私人化的事情。其次,写作可以让人静下心来,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从而明确以后的方向。也许你会觉得这很扯淡,因为现在谁活着没有自己的方向呢?其实仔细看看周围,庸碌无为的大有人在。这个社会在给予人们丰厚物质的同时,也在不经意间麻木了许多人原本朴实的心灵,精神世界的空虚让他们极容易迷失,找不到该走的路。再次,我一直觉得,写作能够提高个人的素养。一个喜欢书写内心的人,不会是个龌龊的痞子或混混,他会是个言行举止到位富有内涵的人。最后,如果可能的话,当你的写作达到一种高度,被很多人认可并喜欢时,它将使你成为一个富有的人,精神富有的同时,名利双收,这自然是件很好的事情。

  在近半年的写作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写作的态度。我们的写作究竟应该写自己还是取悦于人,或者说,为自己写还是为他人写。实际情况是,那些当下流行的畅销书,统统做到了取悦于人,而同时究竟是不是作者的内心书写,我们不得而知。我一直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首先应该是为自己写的,至于写到最后取不取悦于人都是次要的。写作的主要意义在于你在写的过程中通过自己的思索和琢磨,通过对文字的筛选以及情节的构思,所进行的一种精神操练,在于你透过文字本身所看到的另外一个宽广的世界,以及在你成文后一瞬间的满足感。一个好的写作者确实不应该过多地关注于作品身后之事的。

关于写作是什么的分析

  不管写作的态度如何,无论是为自己还是取悦于人,谁都希望写出优秀的作品来。而怎样才能写出优秀的作品来呢?某日无意看到《东坡志林》中的一段话:顷岁,孙莘老识欧阳文忠公,尝乘间以文字问之。云:“无他术,惟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懒读书,每一篇出,即求过人,如此少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摘,多作自能见之。”大意是,没有其他方法只有勤奋读书加上多写,文章自然而然会好的,缺点不必等到别人来批评挑出,多做自己就能察觉到。也许就是这样吧,前段时间,我开始了大量的阅读,写作也一直断断续续没有停过,尽管阅读全都是粗糙的不求甚解,写作也贫乏得毫无灵性,但我想这些都是暂时的,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自己正按照明确的步骤朝既定的方向努力着。

  前面已经说过了,我想谈的只是写作对我自身的意义,因为我在文学方面几乎一无所知,无法从一个很广的层面上去谈写作,我也只是喜欢。以前一直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文章一直不能发表,那么这样的写作是否还有意义。迄今为止,我已经明白,其实写作有无意义与文章发不发表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只要你还在喜欢着,并一直在努力着,那么这就已经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最后,请允许我用一句稍显矫情的话,来结束这篇其实完全胡说的东西:写作就像你摆放在阳台上的一盆花,只要你喜欢它,精心地照料它,它总会一天天长大,终有一日开出芳香四溢的花朵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