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谱

老家老爸老妈歌谱抒情散文

歌谱 2018-05-17 手机版

  离开老家已经十三年有余,离开是因为一场变故,初初离开的几年根本不愿意再回去,以为想忘掉那个地方,直到踏入工作以后回去的成本却高到让人觉得奢侈,现在却越来越多的时间想起老家那个地方和记忆里的小时候!

  一想起家,首先想到的是我们的老房子,老房子是爸爸一砖一瓦砌起来的,最开始是三间大瓦房,砌房的时候我已开始记事,爸妈怕我碍事直接送到了一河之隔的外婆家,后面据外婆回忆那个时候的我很聪明,只要是一饿就对着家那边嗷嗷嚎哭,直到这边忙活的爸爸受不了了就会让老妈去喂奶,想来我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尽管在重男轻女的农村老家却也依然得到了他们很多的宠爱,因此我吃妈妈的奶水直到四岁,然后每次说起来,老妈都会略带骄傲的嘲笑我一番,我们家的瓦房住了几年家里又添了妹妹和弟弟,然后家也慢慢又增加了两间水泥屋子,现在想想,随着家的人口和面积增多和增大,爸爸身上所负的压力可想而知,然而他仍然用他的力量撑起那个家那么久且从来没有委屈过我们姐弟,直至他离开,然后我们的童年戛然而止,然后我的记忆里有了老家这个词,以后的就只剩生活。

  以上的版本是这些年来想到老家就能想起的回忆,可是随着时间流长,小时候的记忆开始时不时的就会蹦出来,而且都是些奇形怪状的记忆。比如小时候的那条上学路,我甚至能想起来那条路上的许多小事件:比如插秧的时节要走过的那一截田埂泥太稀,小个子如我常常把握不了平衡一个倒栽葱栽进水田里然后只能哭着跑回家,因此被那群野孩子嘲笑了很久很久;比如路边因新添了一座土坟吓得我等小屁孩不敢独自路过,每回都要凑足了一大群人挤挤闹闹飞跑而过;比如农忙里趁路边人家无人偷人家门前殷桃李子把树都轧断了,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回家了主人家回来抓不到肇事者只得隔天早上站在路边破口大骂,简直把所有路过小孩都骂完了也不罢休,而肇事者的我们还得若无其事并眼带无辜;比如上学途中看见苗族娶亲的队伍就忘了学校而跟着热闹去了......

  还有我的小伙伴们,现在时间和空间已经将我们隔开了来,但我还是常常想起小时候他们陪伴的日子,夏天在河里抓螃蟹、泥鳅,田里抓黄鳝,秧地里找秧鸡蛋,放学割猪草,农闲上山摘野樱桃杨梅板栗甚至偷别人家瓜果,说到这个不得不怀念一把那时老家特有的骂人方式,那些女人们也是够劲的豪放,地里什么东西少了她们就会毫不吝啬的问候起她们怀疑的熊孩子来,有些小声咕哝有的直接扯起嗓子问候熊孩子的祖辈来,大多数时候那个韵律简直悠远的如民谣,偶尔也有男人们的骂声,那简直就是绝唱,让人回味!

  还有那条把我家和外婆家隔断的小河沟呢,据小时候我妈信誓旦旦的语言所知,我妹我弟和我小时候就是那条河沟涨水的时候冲下来的,所以对那条小河沟于我就是母亲河的角色了,最小的时候河面没有桥面,大人们要过河直接跳就越过去了,而以为和他们一样万能的我经过无数次的实践一直一直的掉了进去,据我妈说我只在最开始的几次叫了救命啊救命啊,后面就知道先把裤腿挽到大腿再掉,然而我的记忆里是没有呼叫过救命这回事的,总有人记错了,以我的自尊心来说希望是老妈记错了吧,小河沟其实担负着我们那一片水田的供水补给,蜿蜿蜒蜒顺着上面的村子流过我们村子在流向下面的村子在继续流动,据说它最后会流进长江或者黄河,这个我简直无法验证,不过以我的情怀来说我希望它流进长江或者黄河,我不希望我的小河沟到半路就干涸了,如果那样,就好像我突然离开它一样,有始无终总是让人遗憾!

  爸爸走了,老家的瓦房也低价变卖,现在就连偶尔回去一趟看看那些老辈们,听听他们的回忆和感叹也变的十逢难遇,老家变成了老家,不过每想起来,我还是记不得它现在的样子,倒是记忆里面游走嬉闹玩耍的地方仍然真实而鲜活,连我栽的那棵小梨树和小葡萄也在脑海里牵藤蔓枝,疯一样的成长结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