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朴槿惠打胎盘素是为了指什么病朴槿惠得了癌症吗 朴槿惠弹-劾案后称我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

热点资讯 2017-12-20 手机版

朴槿惠打胎盘素是为了指什么病朴槿惠得了癌症吗?

据韩国《东亚日报》12月13日报道,最近,韩国KBS釜山电视总局前崔熙泰(音)在社交网站上表示,朴槿惠得了绝症,注射营养素和胎盘素都是为了治病,希望大家不要再折磨带病处理国政的朴槿惠。

据悉,11月26日,崔熙泰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文章称,朴槿惠得了不治之症,并呼吁大家以体恤和包容的心态对待朴槿惠,不要再折磨她。他说:“朴槿惠总统得了肾上腺功能低下症,据说这是一种不治之症。肾上腺是肾上面的一个小器官,现在不能发挥正常作用了,所以朴槿惠每天都被慢性疲劳折磨。”

崔熙泰还解释说,朴槿惠得这种病的原因是过早地失去父母,承受了极度的痛苦和压力,因此导致身体上出现问题。他说,朴槿惠接受营养素和胎盘素注射就是为了治疗这个病。朴槿惠的脸有浮肿也是因为这个病。

台媒称,韩国总统朴槿惠,接受美容注射治疗,包括打胎盘素。韩国医美诊所打出朴槿惠名号,希望借此吸客上门。

据台湾“中央社”12月14日报道,首尔郊区一家整型诊所在广告中打出朴槿惠在另家医美接受的疗程,这家诊所广告说:传出总统朴槿惠也试过后,询问相关疗程的人愈来愈多。

另1家整型诊所的谘询师说:传出总统也打过后,愈来愈多人到诊所施打相关疗程。这家诊所销售贵宾注射方案,每针要价约10万韩元(85美元)。

中新网12月14日电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国会“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14日举行第三次听证会,朴槿惠所打针剂的性质和目的成为此次听证会的一个焦点。

据报道,此次听证会有不少医生作为听证陈述人出席,其中朴槿惠前医疗顾问、前绿十字IMED医院院长金相满和亲信门当事人崔顺实常去的整容医院院长金荣宰成为“众矢之的”。

据悉,金相满涉嫌向崔顺实姐妹开具总统用处方针而接受了检方调查。新世界党议员黄永哲问道:“在被任命为医疗顾问前是否给朴槿惠总统进行过诊察?”对此,金相满承认有过两三次。黄永哲指出,在没有正式任命前,医生进入青瓦台给总统诊察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汉正指出,2014年1月6日朴槿惠举行新年记者会的照片可以看到,朴槿惠面部有6处比较明显的针扎痕迹,5月13日朴槿惠与“世越号”沉船事故遇难者遗属面谈前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面部有明显淤青,他质疑朴槿惠打了用于微型整容的填充针。

金荣宰院长在答问时表示,从照片来看像是打了填充针,但他否认自己给朴槿惠打过脸部针剂。

此外,就朴槿惠就职后是他否去过青瓦台的提问,金荣宰回答说,2014年2月去过一次,当时是因为朴槿惠面目疤痕周边出现麻木和痉挛现象。他还承认,除了那次之外,朴槿惠出现皮肤问题或是出国访问后出现浮肿时,他也曾接到青瓦台的电话而去过青瓦台几次。

另据此前报道,韩国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于12月初,已分别召开两场听证会。

12月6日召开的首场听证会旨在调查崔顺实涉嫌强迫韩企向她名下基金捐款事件。韩国8大企业掌舵人均有出席,且皆表示捐款与各自的当务之急之间并不存在权钱交易问题。

由于三星牵涉的捐款额最大,也是唯一以基金以外方式资助崔氏家族的财团,因此大部分提问都针对李在镕。成为质询矛头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表示记不起何时得知崔顺实的存在,又否认朴槿惠曾要求他捐款,但承认提供马术训练资助的方法不恰当,对此感到非常后悔。

12月7日,在国会举行的第二轮听证会历时14个小时后结束。包括崔顺实在内的多位核心证人拒绝出席听证会,出席听证会的前青瓦台秘书室长金淇春、文化体育观光部前副金钟、崔顺实身边红人车恩泽和崔顺实外甥女张诗镐也回避回答诸多问题。韩媒称,多人“佯作不知”,令查明真-相工作受挫。

朴槿惠弹-劾案后称我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

据韩联社12月14日报道,韩国国会当天召开针对“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的第三场听证会。14日也是朴槿惠被暂停总统职务后的第五天。

据韩国朝鲜日报12月12日称,弹-劾案表决通过后,朴槿惠在当天召开的国务委员恳谈会上对出席者表露了自己的心声,“现在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了”,“感觉撕心裂肺地疼”。

首尔时间12月9日下午3点,韩国国会全体会议表决通过总统朴槿惠弹-劾案,300名国会议员中有299名议员参加投票,234名赞成,56票反对,弃权2票,无效7票。通过弹-劾后,朴槿惠被立即停职。弹-劾案指出,朴槿惠的行为违背民-主主义基本原则,她辜负了国民通过选举对其赋予的信任。朴槿惠还使崔顺实等亲信们介入政策、国务会议、政府人事任免等政务并发挥影响力,逼迫企业捐款,且在“世越号事故”发生后应对不力。

12月10日,韩国民众再次走上街头,只不过原定日程上的抗-议示威变成了庆祝活动。

12月11日,韩国检察特别搜查本部发布“崔顺实涉嫌干政案件”的最终调查结果,宣布朴槿惠再次以嫌疑人身份被立案。

韩国宪法法院院长朴汉彻与朴槿惠总统弹-劾事件的主审人姜日源法官等宪法法院的众法官,于11日上午探讨事件记录,并表示将尽快做出正直正确的决定。

此外,据韩国朝鲜日报13日报道,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伦理委员会12日表示,将在党内对朴槿惠总统实施惩戒,并计划于本月20日决定最终的惩戒程度。

据朝鲜日报12日称,11日是朴槿惠在停职后的第一个休息日,主要活动是在官邸休息读书等。在宪法法庭做出弹-劾的决定之前,朴槿惠将主要在官邸生活,并集中精力准备宪法法庭的弹-劾审理,以及特别检察的调查。

弹-劾案表决通过后,朴槿惠在当天召开的国务委员恳谈会上对出席者表露了自己的心声,“现在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了”,“感觉撕心裂肺地疼”。据悉,恳谈会结束之后,朴槿惠还与青瓦台的多位参谋另行会面,喝着茶对他们说,“处理那么多棘手的事情,让你们辛苦你”。

  青瓦台有关人士称,“据了解,朴槿惠总统周末与休息日在官邸休息,安静地读书以平复心情”,“并探讨了应对弹-劾审理的资料等”。多位参谋也向朴槿惠建议,“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据悉,朴槿惠与部分参谋进行了非正式的会面或通话,询问关于待解决问题等的情况,还通过电视了解星期六烛光集会的情况,翻阅了媒体报道的内容等。

纽约时报中文网12月9日刊文称,随着抗-议的规模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响、距离越来越近,韩国总统朴槿惠大部分时候都远离公众视线,陷入自怜和绝望,基本上都是一人独处。

文章称,朴槿惠的助手表示,朴槿惠隐居在总统官邸青瓦台,几乎没有访客。“如同希腊悲剧的造化弄人一样,那里也是她童年的家。对朴槿惠来说,青瓦台本身就充满了回忆。”

1961年,朴槿惠父亲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年仅9岁的朴槿惠和亲人一起住进了青瓦台;22岁那年,朴槿惠的母亲在一场针对朴正熙的暗杀中去世后,朴槿惠成了父亲朴正熙的代理第一夫人,继续居住在青瓦台。1979年,当朴正熙遇刺身亡后,她离开了青瓦台,直到2013年以总统的身份回归。

然而,事实上,自丑闻10月爆发以来,朴槿惠就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她最后一次会见外宾是11月10日接待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总统代表团,同一天,她和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通了电话。

如今,青瓦台从充满了回忆的地方,变成了民-意对她进行“”的场所。文章称,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在青瓦台听到了每周要求她下台的抗-议声。游-行示威的人们,来到青瓦台她居所的附近不断高喊,“把她赶走!”

“总统听到了民众的声音,心情沉重,”朴槿惠的发言人郑然国在一场抗-议结束后说道。

“她明显变得憔悴了,”朴槿惠所在的执政党新国家党议会党团主席郑镇硕说。他12月6日去青瓦台看望了朴槿惠。“她好几次说自己愧对我们的议员。”

而同样孤独的场景,上一次发生还是在2008年。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因放开从美国进口牛肉的禁令而导致了数周的民众游-行,李明博曾于晚上登上青瓦台的后山,看着游-行示威的民众烛光而黯然泪下。

如今的朴槿惠,已不再参与任何国政。当初说没有丈夫没有儿女要嫁给国家的她,孤单地呆在青瓦台,正如纽约时报所说,“她最信任的三名助手被免职,其中一人入狱。而她最亲密的知己崔顺实,也关在狱中。”

除此之外,她的助手拒绝讨论她这些天的日常生活和心情,只说她很重视这场危机,正在全力应对。他们说她上月邀请数位基-督教领袖和一位佛教高僧上门,听取他们就这场危机的看法。她的办公室未透露他们对她说了什么,但表示那位高僧引用了佛教经-文,说“落花结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