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

在今天,21岁的年纪里,我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血型散文

血型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在20多年后才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血型?

  针孔插入血管,缓缓地流进管子里,像一位踱步于夕阳下的老者,感受着一种独特的流逝,又如一座孤桥,在等待着某种生命的联结。

  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在不久的将来,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流淌着的,便是两个人的殷红。

  它将遍布这个人的筋血,重新找到熟悉的依徊,就像主人发给一纸叛令,它用一生去执行。

  似乎很多人都是A

  它该不会忘记,那沉淀在每一个分子里的使命:挽救一个人于濒危,也即拯救自己。赋予这个世界一丝温热,得以被这个世界全部的温暖包围。

  它敲打着新主人的心脏,像传递着某种讯息。我便兴奋得难以入眠,我能和这个世界某个角落的一个人,一个活着的、有灵魂的,我甚至不知道关于他(她)的一切的,这样的一个人,共同拥有过一样东西。但这已经无关紧要,只要此时的空气仍然属于他(她),只要明天的太阳仍然跃动于他(她)的眼眸,这就已足够!

  潮涨潮落,阳隐月回,生命的无常,藏于杨絮的飘飞,蝼蚁找寻家的依归。仅于呼吸的张驰间,忽地,便淹没,无声无息。

  我们害怕离去,不是因为金钱的牵引,不是因为权力的迷醉,也不是因为珍馐的美味,而是因为,离去,便意味着这个世界与自己再也没有了联结。

  空气、阳光、水,这平淡无奇的,却永远永远不再属于我的事物,研磨着我们的尸骨,作为新生命的养料。世间最珍贵的三种情感带给我们的关于悲欢,关于生命意义的体验,都化作棺椁上的泥土,日日夜夜,无休无止的哀叹。

  别样的红

  这是多么,多么,让我痛苦的事,哪怕,我离去了,便对这一切无从得知。然而,死者的眼泪溢满的是生者的眼眶,情感的不可替代性,让爱着我们的人儿啊,心里永远失了一份惦念,多了一份伤悲,想到这些,我便不忍离去,更加珍惜。

  一种事物,当我寻寻觅觅,终于找到它时,它便遁去,让我和本性里的丑陋和欲望狼狈为奸。

  直到我伸出一只手覆在一个自闭症小孩的手掌上。她再次见到我时的笑意,美好得就像置身于高山之巅,暖阳斜铺在脸颊上,微风撩动着发丝,览看这无涯的河山,忘言般,自由畅快;直到某日寒夜,我将一碗热粥送到着褴褛单衣的流浪者的面前,我看到了那眼神里晶状物和着的孤独,蓦地,灵魂在那一瞬间得到了救赎,给予爱,便得到了一切。

  爱和祝愿

  在我看来,生命其实是没有价值的,自始便无,我们忙忙碌碌,用尽一生,试图去找寻生命的意义,其实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歧路。以至于直到死亡,灵魂也困囿于无尽的漂泊之中,得不到救赎。而生命的价值需要我们自己去创造,用爱,用我们原始的纯良的本性,在活着的每一天创造一点点,几十年的岁月,价值就一点点累积,直至死亡,化作春泥,这是多么幸福而自由的体验。

相关推荐